人物访谈 | 上海信芬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陶总经理谈:基础工程小企业的生存经验

2024-06-07 689 0
核心提示:基础工程网编辑拜访上海信芬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听陶总总结一堂小企业如何生存的经验课。

xmyeditor_1.png

上海信芬——基础工程小企业的生存经验

上海信芬电子科技有限公司——陶总

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清•袁枚

细雨如丝,飘洒在上海嘉定区,行人三三两两,有意无意的走在碧绿树下,已是盛夏,却正如现在的基础工程行业一样,没有以往的火热气象。基础工程网编辑拜访上海信芬电子科技有限公司,进了小而简单,却整洁干净的办公室,来听一个细分行业的发展史,也来为基础工程行业总结一堂小企业如何生存的经验课。

依着沙发坐好,听陶总说起电控行业故事,声声言语飘到窗外,细雨无声,却如一串珠子,将故事串连,走过以往时空:

这是一个各行各业都在力争“科技自立”的时代。

曾经,因为无法自主生产盾构机,我们不得不依赖进口,以至于被“卡脖子”长达70年,直到2015年,我国**台自主研发大直径盾构机问世,才打破了近一个世纪的技术垄断;建设港珠澳大桥时,因国内没有相关技术储备,不得不找国外公司合作,孰料对方不仅狮子大开口还拒绝技术转让,不服输的中国人历经数年钻研,最终攻克难关,实现自主沉管隧道施工,还创造了一年安装十节的“中国速度”……

xmyeditor_2.jpeg

上海信芬产品

在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的艰辛历程里,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迄今为止,我们仍有很多技术被掣肘,诸如电机控制行业,由于我国电力电子技术起步相对较晚,部分电机电控核心组件仍不具备完全自主生产能力,这使得国内电机控制器的功率密度水平和国外产品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属于还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

2000年前后,很多人对电机控制的认知还停留在简单的“开关”或“调节”层面,认为电控系统仅仅是用来控制设备的开启、关闭或速度调节的工具。而此时发达国家的电机控制技术已经相当成熟,并且在电机控制算法、控制器件、系统集成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的进步。

例如,美国的电机控制器在算法优化和系统集成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德国的电机控制器则以高精度和高可靠性著称,而日本的电机控制器则在小型化和节能方面有着独特的优势。这些国外品牌在电机控制器市场上占据了主导地位,其产品在性能、可靠性和服务等方面都赢得了用户的广泛认可。

xmyeditor_3.jpeg

上海信芬产品

而这个时期国内由于技术水平和市场认知度的限制,电机控制器的应用领域相对狭窄,一些行业对电机控制器的应用还停留在低水平阶段,没有充分发挥其潜力,在产品和技术研发上并没有投入很多,电机控制器的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往往无法与国外品牌相媲美。

2004年,随着我国高铁建设进入大规模发展时代,电机控制行业迎来升级转型,电液结合技术作为一种融合了电力电子与液压传动优势的创新技术,开始在电机控制中得到广泛应用。

2006年,国内工程机械行业发展迅速,电控技术概念在行业内普及,中联、三一、徐工等龙头企业纷纷沿用电控技术及产品,因此,芬兰EPEC控制器及相关技术被引入中国市场,EPEC控制器具有高度自动化的特点,能够实现对电机控制系统的精确控制,模块化设计结构紧凑,高性能的微处理器能够在恶劣环境下工作,具有极高的自适应性和耐用性,而该品牌丰富的产品线使其设备广泛应用于工程机械、建筑机械、起重机械、特种车辆、重型汽车等领域。

xmyeditor_4.jpeg

上海信芬产品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国外引入产品和技术的缺点也日益暴露,比如在技术支持、响应速度以及产品匹配度上都出现明显的“水土不服”,往往是需求很大,但服务却跟不上,这使得行业内不得不另辟蹊径,寻找一种既能在功能上满足需求,在服务上也保持同频的合作方式,于是诞生了对EPEC产品二次开发利用的中外结合模式。

2010年后,电控行业大量外资进入中国市场,对国内电控市场形成很大冲击,外资的进入也为我国电控行业培养和储备了很多人才,同一时期,国内诞生了大量以做项目为主的小型公司,主要以进口硬件+自主编程+技术支持的形式为特定行业提供服务。

此后的十年里,电控行业进入“百花齐放”的平稳发展时代,至2019年,高空作业车及相关安全装备的需求大增,现有的标准化生产模式无法满足特种设备的控制需求,个性化定制应运而生,推动了电机控制器行业细分的进程,上海信芬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诞生的。

前几年,为了突破国外技术的限制,中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技术创新和产业升级。国家层面推动的“863计划”、“973计划”以及后来的“中国制造2025”等重大科技专项,为电气控制系统行业的技术攻关和产业升级提供了资金和政策支持。同时,国内企业开始加大研发投入,积极引进和消化吸收国外先进技术,努力提升自主创新能力。

xmyeditor_5.jpeg

细雨中,上海信芬公司门口

细雨将大家从时空中带回了上海信芬的办公室,陶总指着公司的牌子说:上海信芬的创立,便是秉持了响应国家号召“技术自主”的初心。

疫情后,国内经济增长速度大幅放缓,在这样的态势下,信芬的初创团队选择了迎难而上、逆势而为。这一时期,电控行业许多企业陷入困境,市场需求萎缩,项目难度加大,价格竞争愈发激烈,上海信芬选择了专攻赛道较窄的非道路类工程机械控制领域,专注于为客户提供成套技术方案,并用最走心的价格和高质量的服务在行业站稳脚跟。

立足上海,背靠最前沿的信息渠道,深耕市场,深入了解客户需求,不断优化产品和服务,凭借着过硬的技术实力和优质的服务,赢得了客户的信任和好评,并以此在行业里打响名气,靠着强大的技术支持和出色的稳定性,产品远销黑龙江、新疆、海南等地区。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电控行业技术的投入研发,目前自主产品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我们必须承认,目前我国自主的电机控制器在功率密度、芯片集成设计、热管理设计等方面仍与国外差距较大,技术自主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他相信,未来随着企业不断加大研发力度,将逐步拉小与国外企业之间的差距。

xmyeditor_6.jpeg

上海信芬车间

细雨原本只是在上海嘉定区上空飘荡,渐渐开始往四周蔓延,逐渐蔓延出了一百多公里,到达了浙江地界。也就是距离上海嘉定区不到二百公里的杭州,清朝时有才子袁枚,曾写下诗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一朵再小的花,也有它完整的成长过程和结构组织,以及因为小,可能还具有比雍容华贵的牡丹更旺盛的生命力。

坚持3个准则

生长在这种文化氛围下的陶总说:能让只有十几名员工的上海信芬公司具有很强生命力的,是他们坚持的三个准则:

一、细:

只在细分行业,服务于特种机械。全国有二十来家企业竞争,虽然具有压力且内卷,但目标客户比较准确和固定。但客户中不乏工程机械的头部企业,诸如三一,中车等。

xmyeditor_7.jpeg

上海信芬产品

二、全:

对客户进行贴身式的全套服务,从实地考察到开会探讨,再到制造,再到安装,再到售后服务,一整套紧密服务,让客户获得最大便利。用这套全套服务,从北边寒冷的齐齐哈尔,到南边潮湿的海南岛。再到东边水面起伏的东海,西到干燥多风的阿里地区,都有信芬电控的身影。

xmyeditor_8.jpeg

上海信芬产品

三、惠:

产品价格相对低廉,但应用的项目工程难度却不低。产品价格相对低廉,这并不是要搅乱市场,而是这些应用的项目大多都是很多同行嫌弃价格过低而不肯干,或者不想干留下来的。但信芬作为初创企业,有勇气承接这些项目,并且完成的相对较好。

xmyeditor_9.jpeg

上海信芬产品

应对市场的三条办法,如同上海信芬公司的产品一样,简单而有力。

专访总结

细雨如旧,毫无疲惫的下着,陶总转向总结,也并无丝毫倦意:“我们只是一个小企业,小公司,面对重重困难,还要继续奋斗。”

xmyeditor_10.jpeg

上海信芬车间

窗外细雨仍在继续,它们连接天地,看过了世间的种种,也看到了基础工程行业的繁华兴衰,有的人来,有的人去。有的人做得很大却忽然消失,有的人做得很小,却依然坚持。正如一朵小小的具有生命力的苔花,如果将它放大几十倍,可能比盛开的牡丹,还要娇艳。

当一个企业知道自己小,他也就不小了。

  • 点赞(0
  • 反对(0
  • 举报(0
  • 收藏(0
  • 分享(0
评论(0)

登录后发表评论~